《养依千日,用依一时》

海弈
2018-04-28

文章来自娃友——海弈


前言:

门卫打电话说公司门口有位汉子找我,从办公室远远的望下去见一身高八尺半,肩扛巨大纸箱的青壮男子正被四条恶狗围着,我心里一寒:TMD怎么给我送公司来了?不是说要上门自提的吗???


在同事审视的目光中硬着头皮下去招呼:“虎哥,我下班去站点拿就好了,还劳烦您跑一趟。”


虎哥诡异的笑道:“木事木事,俺怕你着急,直接给你送来了,验货吧!”


我“…还要不要脸了…”一番周折后(此处省略十兆字)…


以下为故事模式:主人公两位:

-公子弈

-依婷



第一章


公子弈把纸箱立起来贴近墙根,慢慢吟了一首《赠依婷》

偶逢佳人难忘颜,恩承精灵拜客卿;

约得依女堂上坐,犹疑婷女寒门凊。

常忆俊影频频笑,多闻倩音步步竧,


余生自顾窗前客,何管他人妻相争。

“呵呵”,只听闻从箱子里传来悦耳的笑声。“公子倒是有些许文采呢。”


公子弈忙道:“哪里哪里,是小生是献丑了。”


纸箱开启了一道缝,更加清晰的声音穿出来:“公子可以先回避下么?因旅途劳累,小女并未着装,此刻不敢直接相见于公子,代小女子梳洗完毕,再来相见。”


“好说好说”,公子弈忙道,起身走出门外。


片刻后…“公子~”屋内传来话语,在门外独步徘徊的公子弈急忙推开门,见依婷身着白汉服坐在床边,手里拿着《左传》似在拜读。观止,又一道灵感而来:

“疑妃衣似雪,观知肤衬白,

清风拂衫动,闻有暗香来。”


“呵呵,公子又改诗了,这首原文出自汪洙的神童诗吧?”


“哦,姑娘也懂诗文?”公子弈诧道。


“闲来无事,略懂一些。早从精灵哥哥那里听说公子德行,今日相见,真是相见恨晚啊。”


“姑娘也是说笑了,海某为人虽忠厚,家境却贫寒的紧,今日邀得姑娘来坐已是委屈了姑娘,又怎敢和姑娘为友?”


“这说的哪里话?常言道‘固穷千古事,君子岂常贫?’我观公子非池中之物,他日后必有所建树。”


“借姑娘吉言,时候不早了,姑娘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


“且慢,听闻公子既学文又习武,不知可否观公子手臂一次,小女不才,也略懂些脉相。”


“啊?好吧…”


“哇!看公子手上青筋凸起,筋骨结实,武学造诣怕是也不浅吧?”


“这个,家师曾嘱托,不可在人前炫耀,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话题了吧,小生先告退了。”


“好吧,公子慢走。”


第一章完





阅读 315
分享
写下你的评论吧